台北不來梅(Taipei Bremen)是從地攤開始的原創品牌,惡搞的標誌貼紙讓生活充滿亂七八糟的能量!可愛中帶點奇怪,調侃中又帶點厲害!東京、倫敦、曼谷、上海...世界各地不定期藝術展覽都有曾被目擊的紀錄。We are serious to make it funny!

漫畫家Emmanuel Guibert台灣講座交流分享


來自法國的漫畫家Emmanuel Guibert,他的作品也被翻譯成 18 國語言版本在世界各地出版。這麼少見的歐洲漫畫養份,如此第一手的文化衝擊當然要去體驗一下,就由米奇鰻來分享一下殘存的記憶...。


【圖片開啟中】
首先我要說FF開拓動漫祭活動辦的真是越來越棒了,同時能享受到日本唱跳偶像和法國漫畫大師的活動哪裡找?(圖為琦玉偶像PINKISH)

【圖片開啟中】
大師玉照是也

【圖片開啟中】
首先講座開頭時,他竟然唱了一首法文歌,在台灣台大體育館裡的偏日系同人誌會場裡聽到法文真是國際化,如此有趣的開始讓即便本來不認識他的讀者也有興趣來聽聽到底是怎樣的漫畫家。

他的創作生涯已經數十年,作品早就著作等身,卻沒有全部大堆頭式的介紹,而是挑出他自己喜歡的作品緩緩的介紹。

【圖片開啟中】
不用筆也能畫...

【圖片開啟中】
Emmanuel Guibert的漫畫肖像

【圖片開啟中】
像是為小朋友畫的Ariol,畫給小朋友其實最難,因為不好看他們才沒耐心看下去。

【圖片開啟中】
可惜不懂法文,本文圖片很多都取自網路

【圖片開啟中】
或是太空沙丁魚(Sardine in Outer Space),他說其實這是他最政治的一部作品,因為全宇宙是被一個壞蛋統治,想讓大家都不快樂並只能買壞蛋家的產品,主角宇宙海盜只好起來反抗~

再來就是傳記漫畫,他想畫的是有故事的小人物,這邊和米奇鰻有著高度共鳴!

【圖片開啟中】
像是亞倫的戰爭(Alan’s War)他說是他在法國海邊遇到的美國老人亞倫,個性有點古怪但後來兩人卻變成好朋友,Guibert他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整理完老人年輕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故事,後來在法國遇到了心儀的女性就定居法國。

【圖片開啟中】
老人逝世時甚至是Guibert陪在他身旁握著他的手,雖然亞倫已逝,但他的故事卻變成漫畫能永遠活在書裡,其實這是很叫我感動的。

【圖片開啟中】
最後則是介紹他最暢銷的作品"攝影師"(The Photographer),故事是替無國界醫生組織拍照的攝影師,這種前線人生自然是不需加油添醋,反而需要剪接濃縮,而大膽的是他把真時照片和漫畫放在一起。

【圖片開啟中】
「照片和漫畫雙方都想壓過對方,但我不希望他們打架,我希望他們共舞」

他用寫實的畫技把作品變成了紙上的紀錄片,本來和出版社都很擔心這麼沉重的題材、非純圖像的漫畫會很難銷售,結果最後最後大賣40萬冊!

【圖片開啟中】
米奇鰻在超真少年日本遊記裡其實也用過照片和漫畫合一的嘗試

【圖片開啟中】
把日本生活的遊記變成漫畫是也,但比起來Guibert的手法更高,有誰比"攝影師"和照片更有連結?


【圖片開啟中】
像是炭筆之類的技法,底子很硬所以啥媒材都會,他在台灣的隨手素描

【圖片開啟中】
大家瘋狂拍照中(照片中也有位漫畫家喔,但漫畫家的方便就在於不講名字你不知道他是誰XD)

【圖片開啟中】
後來有幸和Guibert一起喝咖啡交流,其實和前輩或偶像吃飯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因為你喜歡的可能是他的作品而不是本人,見面很可能就是幻滅,但Guibert則不是,他可以說很多故事,他說來台灣印象最深刻之一是榕樹!

氣根的強大生命力,飽滿的葉片像是有血肉般,是歐洲完全沒看過的神奇樹種!又說去故宮看到了唐寅(唐伯虎)的作品覺得茅塞頓開,漫畫也能像他的作品一樣處理,解決了他最近苦思已久的瓶頸。總之就是個有趣的人!





【圖片開啟中】
我們在咖啡廳裡交換作品,之前他曾經為Taiwan Comix寫序,所以其實他都記得我們的作品,感覺並不陌生。

接著就開始交換業界情報,他指著前面的桌子說「法國漫畫產業就像這樣有四隻腳才站的穩,作者、出版社、獨立書店、讀者。法國能靠漫畫維生的全職作者大概有一千人。」

奇鰻就像愛回嘴的小孩,馬上指著吧檯說
「那和法國相比,台灣漫畫創作者的情況可能比較接近單腳椅,全職漫畫家可能不到百人,台灣作者需要有多元能力像是插畫、同人誌、遊戲設定才能生活。」
事後想想真是逞一時口舌之快XD

【圖片開啟中】


接著又聊到他去中國西安美術學院的工作坊和京都精華大學分享,他也熱心和我們分享法國駐村資訊,安古蘭因為太過知名目前申請駐村人數眾多,其實還有其他數個選擇,如果有興趣他可以給我們資訊,也許一個簡單的email和連結,就能搞定法國駐村漫畫這檔事哩!

後來聊到他沒有手機,家人迷路找不到我們在的咖啡廳,我們著急得很,他卻輕鬆的說那就等吧反正太太有咖啡廳住址,遲了一個小時和玩手機的一個小時我覺得前者好酷!

最後他和家人終於會合,最後決定穿過台大校園走半小時回敦南的飯店,在夜晚的台大校園,樹和晚風吹著,Guibert說其實他最喜歡晚上在戶外畫圖,這是我從來沒想過的事。

送他們到基隆路時覺得今晚相當奇幻,好像接收到了什麼卻又說不出來,就像看了一頁精彩的法國漫畫。

2目前回應

Blogger Dream bigger said...

好有意思的大師XD

看完這篇文章有個拙見~
也許一個人涵養的深廣+事物的碰撞=成正比的啟發?

謝謝您的文章^^

4:08 下午

 
Blogger Dream bigger said...

感謝好文

8:01 下午

 

Post a Comment !! 好想留言喔!!

| ^Taipei Bremen- º- ¶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