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8

瞎忙的夏天~


瞎忙的夏天~有無限冷氣吹就好啦,唉呀~

最近我跟聰明花老師都在亂忙,就在不知不覺中度過台北不來梅三週年的日子,聰明花老師如果順利的話,會在今年出版自己的第二本書,而且不是筆記本喔,是裡面寫滿字那種,有聰明花老師的心路歷程,騎小50去永樂市場買布,變成台北市最黑女孩的傳說,還有更多她的畫圖創作,光是這個就可以忙翻她了.....

而我還是積極的亂衝,說不定今年也會去英國擺創意市集,或是參加那邊的藝術展覽,看看我的創作是不是走的出亞洲,這次保證賺不回機票錢,不過也是對自己的嚐試跟挑戰,一年要比一年屌才行!講的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不過每天還是會撥出時間來包貼紙做家庭代工,順便看電視,我最喜歡看探索頻道的「地球毀滅特輯」「超級天災」或是「流言終結者」之類的,往往在火山爆發或是隕石撞擊間,我就可以包好上百張貼紙.....

另外最近又畫了幾則漫畫,是要放在明信片背面的,就先給大家看看吧~

小姬的困擾



小無的宿命



總之大家再忙,夏天一定要去玩水喔!我去了趟八仙之後現在看起來超像東南亞朋友,喔耶!

2007-06-20

六月七月大進擊!


在沉寂了許久之後,米奇鰻跟聰明花即將再次重出江湖討生活,這次會在許多地方出現,就請聽我們娓娓道來吧~



6/23 campo生活藝術狂歡節
地點:碧潭
這次的主題是紫絲帶防家暴...如果聰明花有剩餘的紫色布的話,或許我們會有特別的配件喔,不過紫色似乎不是小花的愛用色....


6/29-7/12 FUNZAKKA好玩雜貨X新光三越
地點:站前新光三越13F活動會館
想當初台北101還沒出來時,新光三越可是台北地標扛壩子...要約會登高看夜景可是首選,話題有點遠...嘖,總之為了搶版面,我們分頭合擊,分別以台北不來梅跟聰明花新推出系列化身「Hi~點點」的點點布系列來報名,看到可別以為聰明花自己仿冒自己喔....


7/07-7/08 兒童藝術市集
地點:大安森林公園
既然小朋友是主角,那麼遊戲當然少不了,彈珠台2.0準備重出江湖,上次釘到手的慘痛回憶雖然還沒忘記,但是這次想必要精益求精,頭獎依然是公寓,這次豁出去把作畫的電腦也當獎品啦,裡面可是有我所有的作品原始檔,或然率雖然低於百萬分之一,還是會有點抖....一樣獎品都是我的創作品喔~


7/07 草地音樂節二年級
地點:蜜月灣大溪國小
充滿花草音樂的開心海邊,由聰明花領軍,不衝浪卻只被浪衝....這個活動真的很好玩,有去的朋友記得跟聰明花打個招呼喔~大家可以去這邊看看相關資料,保證好玩,不好玩砍頭啊~要不是活動撞期,我也想去被浪衝!

7/14-7/15 KUSO西門町
地點:西門町紅樓戲院,也就是六號出口一出來往左邊看就會看到喔~
重新回到西門町真的很令人開心!而且還是交通這麼便利的地方,還有暑假青春無敵的學生熱潮!一定會熱到爆炸!



之前的「可愛動物討生活系列」也會在背面加繪四格漫畫推出明信片,請大家敬請期待~六月的沉寂乃是先蹲後跳!七月我們就要一口氣大爆發~大家要過一個開心又曬黑的暑假喔!年輕人就是要曬的黑黑的看起來才有精神!喔耶!

2007-06-10

訪談紀錄中的台北不來梅~


首先要跟大家說這篇很多字...如果有需要找我們訪談做作業的可以先看這篇,應該可以有個大體的認識....不過全文照抄拿去繳作業就遜掉囉,小心老師也有在看這部落格,哈!成立至今也算接受過各種奇怪的訪談,每一次的訪談都是一次紀錄,記錄了當下的心情與期待,以下這篇節錄的論文要感謝師大美研所的小不點,那接下來就請大家欣賞囉~
-------------------------
摘要

創意市集是多年前風靡歐美、日本等國家的熱門話題,在創意市集中,手創工作者販售自行設計的創意作品或是強調手工製作的個性衣飾、精品雜貨,形成一個定時、定點聚集的社群。在台灣,以創意工作維生並不容易,但這群手創工作者靠著過人的勇氣追逐實踐創意的夢想,在每一場創意市集中抓住機會、自我行銷,聚集了一股強大的年輕族群力量在城市裡發光發熱。近年來由於國內創意設計產業逐漸蓬勃,像創意市集這樣的場域已成為新一代手創工作者崛起的跳板,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創意市集中展現自我,有人因此從中發跡,進而成立自創品牌並開設店面,實現夢想;但相對地,也有人只是曇花一現,體驗到夢想與現實間的落差。
本研究透過創意市集的相關報導、出版品以及各主辦單位的官方部落格,探討近年來台灣創意市集的發展脈絡;並透過個案研究的方式,與台灣的獨立手創工作團體「台北不來梅」進行訪談,希望能深入了解台灣的手創工作者。「台北不來梅」的兩位成員皆為全職投入手創行列的創作者,進入這個領域的時間較目前許多的創作者來得早些,現階段整體的發展也已進入軌道。本研究從個案的真實經驗中了解台灣手創工作者的發展經歷,以及親身參與台灣創意市集的情形與感想。

3. 個案訪談
本研究為了深入了解這些到創意市集擺攤的手創藝術工作者,研究者選取了一個名為「台北不來梅」的自創品牌進行訪談。「台北不來梅」創立於2004年的六月,由兩位當初在敦南誠品前擺攤認識的同好所組成,成員分別為喜歡畫漫畫及設計無厘頭標誌貼紙的「米奇鰻」,以及熱愛小圓點布料,作品為可愛風格手作小物的「蠢花」(作品簡介詳附錄一)。他們二位皆為全職投入的創作者,進入這個領域的時間較目前許多的創作者來得早些,現階段整體的發展也已進入軌道。在台灣的創意市集風潮尚未出現之前,「台北不來梅」用盡方法尋找各種不同的可能,來實現他們的夢想;而在台灣創意市集起飛之際,他們多了一個可以表演的舞台,「台北不來梅」二人組就這麼一路堅持、努力,漸漸地進入軌道,得到許多人的認同,也打開了知名度,有了一定的客群、寄賣店家和還算穩定的收入。像這樣的夢想萌芽和努力實踐,也不斷在創意市集中的每個角落發生,只是每位創作者的故事都不一樣。訪談內容包括了「台北不來梅」三年來的各種經歷,以及親身參與台灣創意市集的情形與感想,以手創工作者的身份,實際說明他們的真實經驗,並以手創工作者的角度表達他們對台灣創意市集以及整體大環境的期望。

(三)研究範圍與限制

本研究之研究對象為「全職投入」手創行列的工作者,也就是完全以經營自創品牌維生,沒有其他的工作收入。不過,在現今創意市集中,大部分的參與者仍有其他主要的工作與收入,只是以副業形式或純粹「做開心」的心態來經營自有品牌(熊婉容,2006),由此可見目前全職投入的手創工作的創作者似乎並非常態。但其研究中也表示有不少人考慮之後要持續以全職投入手創工作行列。故此次研究者之所以選擇全職投入手創行列的工作者為研究對象,其目的是探討在目前台灣文化產業蓬勃發展的環境中,相關的工作者是否真的可以放心地以此為業,而不用擔心無法維持基本的生計。但研究者所選擇的研究對象是否具有代表性?只與兩位手創工作者訪談是否能看出台灣手創工作者的發展全貌?這些皆為本研究之限制。另外,本次研究所參與觀察的創意市集皆以發生在台北地區的活動為主,但台灣各地皆有創意市集的發生,各地同樣也有許多手創工作者,而市集及其相關工作者的發展與型態是否會因地理位置不同而有異,也值得討論。

二、台灣手創工作者的發展狀況

(一)手創工作者的創業動機與緣由
創意市集參與者的年齡分布就出生年份來看為民國70年至74年,以及民國65年至69年次出生為最主要的參與人口,也就是所謂的「七年級前段班」與「六年級後段班」世代(熊婉容,2006)。這些創作者大多崇尚自由,不喜歡朝九晚五的生活、不願意失去自我,同時也想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於是他們憑著創意的頭腦和自信的態度,慢慢替自己找到最喜歡的工作,期許能用自己的興趣來養活自己;但也有人只是因為覺得好玩,再加上自己真的很喜歡創作,便隨興投入這個行列,一做就是好幾年;另外,還有人是看到英國創意市集的例子,也覺得自己可以靠擺攤被發掘,甚至變成一個品牌,所以願意一試(陳一姍,2006)。這種小規模的輕型創業不需要太多資金,同時擺攤也是一個測試市場很好的方法,再加上這些六、七年級生熟悉網路,短時間內就能成立網路商店或部落格,並且懂得運用網路建立品牌形象、進行自我行銷。

「剛退伍第一份工作是廣告公司的工作,做一做就發現廣告公司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自由,你還是在做客戶給你的要求,而不是做自己的創作,就會覺得這個工作好像不是我來做也不會有太大的分別,廣告界不差我一個人!與其這樣,又剛好聽到同事講說:『其實我們現在都沒有賺到什麼錢,還不如趁同樣沒賺到什麼錢的時候,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反正都一樣賺不到甚麼錢!』我聽了就覺得很有道理,於是我就辭職了。」米奇鰻說。

「真的只是單純因為好玩,想試試看有沒有人會喜歡我做的東西,可能因為當時是學生的身分,所以沒有想這麼多就去做了,沒有壓力,當作是賺零用錢,有賺就有,沒有賺就沒有。」蠢花說。

雖然每個人加入手創工作行列的動機和理由各不相同,但是他們的共通點無非就是對「創作」有著相當的熱情,才足以支撐他們且毫不猶豫地繼續走下去。只是這股熱情是否能在大環境中得到支持?在台灣,創意市集的出現代表這些手創工作者已經被注意到,但是他們是否能在社會中穩定發展?這股新興的力量會不會變成只是一種流行或話題?這些都是創意市集風潮後浮現的問題。

(二)手創工作者在台灣創意市集尚未風行前的發展狀況
台灣創意市集的發生也是從2004年底開始的事(南海藝廊「Super Market Ⅰ創意市集1」),許多的創作者在創意市集開始之後才陸續成立品牌,在2006年上半年達到最高點(熊婉容,2006)。因此在創意市集之前就已經開始經營自創品牌的手創工作者們,必須自己想盡辦法推銷其品牌,尋求各種可能的通路拓展自創品牌的知名度,目的就是希望能被更多人看見。其中,最常見的就是提著裝滿創作作品的箱子到敦南誠品外的小廣場去擺攤,卻變得跟一般的地攤攤販一樣,常常要跑給警察追,反應太慢或是當天比較倒楣的話也許就會接到罰單,一整晚的銷售成果全數泡湯,實在不是一個長久之計。因此,除了擺攤之外,米奇鰻當時還試過很多方法,循著得來的資訊,做了首次突破性的試驗:參加了2004年的「硬地音樂祭」。

「剛開始是從擺地攤開始,那時候還要跑警察,跑了好久…,跑了大概也要半年了,因為那時還沒有所謂的創意市集。到後來我發現除了擺地攤還有其它的選擇,就到網路上找很多資訊,這也是我跟其他擺地攤的人不一樣的地方。去參加了很多活動…」米奇鰻說。

「2004的硬地音樂祭,旁邊都是獨立廠牌,那時候我就自己覺得我應該也算是獨立廠牌,就去報名。去那邊後才發現周圍是『小白兔唱片』、『水晶唱片』…,大家都是真的撐了很久的獨立廠牌,只有我們是亂七八糟的『台北不來梅』,從來沒有人聽過我們,連張海報都沒有,只好去跟別人要海報,假裝很喜歡那個團體,然後再把要來的海報翻面過來,自己在上面寫著『台北不來梅』。那是第一次不用躲警察的經驗,當時就覺得應該要朝這個方向去做,因為這樣才有辦法佈置成類似一個店面的感覺。」米奇鰻說。

「台北不來梅」他們在當時的舉動可能都是一股衝動的冒險與試探,但卻也是這些橫衝直撞的嘗試,讓他們更清楚未來的方向,畢竟有很多經驗是要自己體會過一遍,才能了解箇中滋味。除此之外,米奇鰻秉持著「台北不來梅的亂七八糟精神」,還試過許多奇奇怪怪的方法,甚至去考了街頭藝人的執照。而在創意市集以外,他們還參加了秋季文具禮品展、台北國際玩具大展、同人誌展等等多項活動。米奇鰻在搜尋資料方面擁有高超的能力,無論是透過網路或是報章得來的訊息,無非就是想盡辦法參加這些市集以外的活動,不但開了眼界,事實上也拓展了自己的活動範圍,為自己找到機會。

(三)參與台灣創意市集的活動情形與感想
「台北不來梅」參加過多場創意市集活動),他們表示在一開始還是新人的時候,幾乎每一場市集都會去趕集,因為新人需要曝光的機會,有市集就代表著機會;但是參加久了之後就會自行篩選,慢慢懂得去衡量哪些市集是適合參加的,哪些是不會去參加的。他們會去思考市集舉辦的地點是否適合、參加活動的族群屬性是否恰當,因為不同主辦單位所舉辦的創意市集勢必會影響其銷售狀況。根據熊婉容(2006)的研究指出:人潮是否重多、空氣氛圍與管理費是否合理三項要素是創作者考量是否參加的主要因素。

「第一屆吵年獸算是不好的市集,辦在華山藝文中心,我們本來都覺得不錯,但是它廣告沒有做得很大,那是文建會的其中一個活動,所以我們對面是書法展、隔壁棟是電音,政府辦活動就是希望越豐富越好,來的人次多就好,不管活動的成效,因為成效沒有辦法量化。是有人群但是有滿多是不對的人潮,再加上沒有甚麼廣告,所以到晚上幾乎就是沒有人來。這也算是失敗的市集。」米奇鰻說。
「有一場在桃園的創意市集,就像園遊會一樣,旁邊是賣烤香腸的,這樣就會讓人家覺得30塊可以買到香腸,為什麼要花十倍的錢去買你的包包?這樣把不對的東西放在一起就覺得很奇怪。」蠢花說。

「所以之後就會猜一下,覺得不行就不去了,就有成功閃過幾場。可是有的活動是你知道他不會有甚麼人,你還是有去參加。像我之前有參加樂生療養院的市集,它那就比較偏社會運動,就不是單純的販賣。」米奇鰻說。

除了這些負面的市集經驗,米奇鰻表示最固定參加的市集就是campo所舉辦的市集,原因是campo固定一個月辦一場,算是比較穩定發展的市集,而且campo的整體精神和態度都是吸引創作者加入的原因。蠢花則說她喜歡牯嶺街的書香創意市集,因為她覺得牯嶺街市集的主辦單位很認真,會把一切規畫得很完善,市集也都會有一個主題性,並且用心做了多布置和安排,最主要的是它舉辦的地點都是固定的,可說是一個很好的模範。米奇鰻更逗趣地用「壞孩子」、「好孩子」來形容campo和牯嶺街這兩個創意市集:

「campo就很像一個壞孩子,每個月辦一次,他不會規定你,也不會認真管你要怎麼做,他就是照他的方法亂搞,可是就是很有活力。而牯嶺街那個市集,就像是一個好孩子,他會先去申請封街,然後會去和小劇場結合、跟社區結合,把一切規劃得很好。可是因為他是一個好孩子,所以他要集氣集很久才能辦一次活動。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感覺。」米奇鰻說。

面對現階段市集林立的狀況,其中不難發現有些市集的舉辦動機、理念並不明確,甚至只是一個附屬的活動,反而變成只是在消費市集,這些都有可能會打亂市集的生態,面對這些市集,「台北不來梅」的具體做法就是不去參加,用自然的機制去淘汰它。而未來新加入的市集也應思考市集本身的定位和價值,而非只是在消費市集、創造話題。

除此之外,目前創意市集還有一個情形就是各攤作品類型越趨雷同,由於參與者經濟能力有限,大家都做比較安全的產品,像是T恤、手縫娃娃等(陳一姍,2006)。根據熊婉容(2006)的研究也指出在創意市集中,就屬「飾品配件類」與「生活雜貨類」商品為大宗。也許是因為這些東西在市場上的接受度較高,賠本的機率相較之下較低;但過多同類型商品的出現容易讓消費者失去新鮮感,也會讓品牌失去其獨特性。有不少人認為這只是一個過渡期,不必太擔心,既然大家已經注意到這一點,反而讓接下來想投入創意市集的年輕人必須想辦法找到自己產品的特色。面對此種情況,建議創作者更應要有正確的態度,千萬不能一窩蜂地看到別人做什麼就跟著做,或是想要全面性地嘗試各種商品;而是要先確立品牌定位,選擇自己最能掌握的媒材、找到屬於自己特有的表現方式並且持續創新,再加上強烈的個人風格讓品牌變得獨特,否則很難長遠走下去,也會嚴重影響到創意市集的多元性與消費者逛市集的趣味性。

「在創作來說,我覺得一個會自我要求的創作者,他本來就會希望自己的東西是與眾不同的,所以對真正認真的人來說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差別,他也是認真做他自己的東西就對了。要找出自己的特長,不要跟小鳥比飛翔、跟魚比游泳;你要跟魚比飛翔,然後跟小鳥比游泳,這樣才會贏。」米奇鰻說。

「我覺得應該算是過渡時期吧…。其實像現在市集也一年多了吧,慢慢淘汰掉很多人,雖然每個人都會做手工,但是我覺得真的能夠生存下來的就是會存在,然後真的不能的話,市場也會淘汰他。我覺得可能就是一直不斷持續地更新,讓人家覺得其實你是有持續在創作,並且保有自己的風格。我覺得風格很重要。」蠢花說。

從以上商品類型雷同的現象再轉來看看創作的內容,其實在市集中不難發現有些作品的巧妙雷同之處,也許是表達了同樣的生活感觸、使用同樣的布料,又或是畫出了長得很像的可愛動物,這些情況或者說是「巧合」都在所難免,但要如何去界定「抄襲」甚至是「仿冒」?也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我也不是第一個做貼紙,或是第一個做這種奇怪標誌的人。他只要不是圖案都跟我一樣,或是文字都跟我一樣,我覺得那都不算是仿冒。我覺得我的作品有它獨特的幽默性,你如果不是逐字照抄的話,那看起來是不會一樣的。」米奇鰻說。

「可能只是我比較早出來,搞不好在你還沒有出來的時候就已經默默地在做,只是我比較早發表;或是可能我們接受到同樣的訊息、參考了同樣的雜誌,因此做出了很像的東西;或是因為我們買布都是去永樂買,當然會買到一樣的布啊!像我就是很喜歡點點布,那點點布買來買去就是那些,可能剛好他也很喜歡。我覺得很難去說誰像誰,或是誰仿誰,所以我不是很在意。而且仿冒也很難定義,熊就是長那個樣子,會畫圖的人也都是畫那樣,你要怎麼說這是你的原創?」蠢花說。

當創作者遇到類似的問題時,除非真的是百分之百相似,否則的確也很難去處理。那不妨就當作是一個機會,讓自己停下腳步思考作品要怎麼樣繼續發展、如何創新,將之轉為激勵自己的動力也許是個很好的調適方法。

除了面臨上述種種狀況的發生,其實參加市集對創作者本身來說也有許多收穫,其中之一就是能和消費者進行近距離的交流,可以看到客人對於作品最直接的反應與回饋。米奇鰻表示,可以看到客人第一眼看到自己作品時的表情,是很難得的經驗,看再多次也不會膩。米奇鰻也以「釣魚」生動形容了這樣的交流:

「感覺很像在釣魚,就是我放了很多餌在那邊,魚(指客人)就游過來看一看,就,哇!好喜歡!連續看了好幾張貼紙之後,就等於他越來越昏頭了,最後就咬下去,然後拉起來,上鉤了但心情還是很好。」米奇鰻說。

另一個收穫則是創意市集帶來實質的收入幫助,不像寄賣店家的收入可能要等幾個月後才能拿到,市集得到的收入是可以直接拿來付房租的。蠢花則認為在創意市集裡可以結交許多興趣相投的好朋友,彼此互相鼓勵、扶持,甚至可以激發靈感,是很特別的經驗。

(四)對台灣創意市集的期望
台灣現今的創意市集蓬勃發展,卻也帶來不少隱憂。舉辦太多的創意市集,容易讓市集漸漸失去它原本的趣味性,逛久了也會發現其實擺攤的創作者幾乎都是同一群人,只是地點一直在改變而已。 米奇鰻和蠢花都建議創意市集可以有主題性,而報名參加的創作者也同樣圍繞著市集的主題進行創作,會比較新奇好玩,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怎麼舉辦好像都是一樣的市集,只是地點在換而已。另外,米奇鰻還建議創意市集可以「分級」:

「我是覺得說市集或許可以試試分級,譬如說這次我要舉辦的是『菁英市集』或是『差一腳就成名市集』、『青蘋果市集』…等等,後者也許都是概念不錯,但是他還做不出那個好東西,但你來這邊逛就可以得到很多有趣的想法…。」米奇鰻說。

這樣帶有一點實驗性質的「分級制」創意市集聽起來非常有趣,不但可以讓新手創作者有表現的機會,豐富了市集的趣味性,或許也能營造出另一種不同於現今創意市集的獨特風格,創意市集的各主辦單不妨將米奇鰻所提出的這項建議納入考量。

另外,許多的創作者都希望將來創意市集的場地能夠固定下來,讓人家想到創意市集就可以聯想到要去哪個地方,這樣才能讓創意市集順利地長大,有了穩定的場所再加上固定的時間後,趕集的人們就也不用擔心會錯過市集的資訊了。另外,其實台灣創意市集的發展空間還很大,因為有許多人尚未真正逛過創意市集,可能是因為他們沒有機會接觸到相關的訊息,但也許經過宣傳和推廣,他們親自來逛過市集之後就會很感興趣,再介紹給其他沒有逛過創意市集的人,如此一來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來參與、得到更多的支持。由這點看來,台灣創意市集的確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五)時間的壓力與對未來的迷惘
參與創意市集的自創品牌當中,有不少是單打獨鬥一路熬過來的,他們必須自己打理一切事務,從採買、創作、銷售、客服、寄送…等等,整個品牌的經營和運作都要自己來,因此花費許多時間在處理雜務,也就少了許多創作的時間,這是創作者最常遇到的困難;而也有創作者採取團體合作的方式共同創立品牌,這時候就能分工合作,減輕彼此的負擔,除此之外,不同創作者風格的結合,還可以增加客源,無形中也能讓品牌更有力量。但也應注意,是否過多創作者的結合容易讓品牌精神與客層定位模糊?

「最常遇到的困難應該是時間都花在奇怪的事情上。譬如說像訪談也算是其中一種。可是這也算是要做的事情。要花很多時間在處理一些跟創作無關的事情,例如說:月初到了要給寄賣店家開發票、寄送貨品、維護部落格…等等雜務,每天都滿忙碌的,但是都覺得在瞎忙。」米奇鰻說。

在一波波的創意市集浪潮之後,也是創作者認真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走的時候了。畢竟參加創意市集可能只是其中的一條通路,若要有更長遠的發展,不能被動地單靠創意市集的活動,應該要經常思考日後該如何繼續,想辦法向外拓展。其中,有的人會想要擁有一家自己的店面,因為通常在店家寄賣時,多多少少都會受到一些限制,例如:沒有辦法自己擺設作品且擺設的空間有限,或是店家會希望創作者能做銷售量比較好的作品來賣…等種種限制,若有了自己的店面,就可以完全布置成自己想要的風格,作品的陳列和上架的種類也能由自己決定,而且客人也可以回到固定的地點,將會是一個可以穩定發表作品的地方;但是,曾經和朋友一起分租過店面的米奇鰻表示,要成功經營一家店面並不容易,因為要負擔的東西增加了,包括:店面租金的壓力、經營店面的整體運作、客戶資料的管理、人事費用…等負擔,太多瑣碎的事情要處理,而且那些又是另一門學問了!因此開店的成效也未必良好,風險也比較大,創作者應該要仔細考量這些問題。除此之外,也有人認為要轉戰百貨業、前進主流市場。因為百貨商場也是一個可以穩定發表作品的地方,蠢花就希望可以到百貨公司去設櫃,因為進駐百貨公司就真的像是一個品牌,也會有專業的人員幫忙企劃與行銷,整體的感覺和市集就完全不同了。由上述兩種發展看來,創作者希望能有一個固定的場地發表作品,有了固定的場地之後,客人也可以回到固定的場地找你,不用再匆匆忙忙地趕市集。當然,除了開店跟進駐百貨公司之外,也還有許多其它可能的發展,例如:被發掘進入知名品牌擔任設計師、獲得與知名廠商共同合作的機會等等,這類型的發展也可能是人生中的另一個契機,端看個人的人生目標與規劃。米奇鰻現在就遇到這樣的問題,並且感到有點困惑:

「自己一個人的力量還是有限!譬如說你要去跟人家談合作或圖案授權的時候,你不懂這些,也不想花這麼多心力在處理這些事情上,你自己一個人單打獨鬥也許就只能做到貼紙這個程度,如果我想做公仔等等的東西,其實需要更大的資金跟技術。所以目前遇到的瓶頸就是卡在這邊,然後在想下一步應該怎麼做。其實目前就是在苦惱這件事情,有這個機會可是不知道我該怎麼做?因為我覺得現在這樣過也還滿開心的,可是又想要更發達一點,但又怕更發達一點會太商業化就失去初衷,所以邊想邊拖邊掙扎。」米奇鰻說。

(六)對自己的創業滿意度及未來展望
本研究的研究對象為全職投入手創工作的創作者,這類全職投入的手創工作者不用去公司上班,因此擁有極度的自由與大量的彈性時間,可以自行支配工作與玩樂的時間;再加上又可以認真創作、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並且用自己的創作來維生!囊括上述幾點,全職投入的手創工作者對於目前整體的生活型態都感到十分滿意。但若是進一步談到「成功創業」這一點,創作者則是持保留態度,雖然透過創意市集、店家寄賣、網路商店等各種通路販售自己的創作,目前這樣的收入是足以養活自己的,但要怎麼長遠地經營下去還有待通過時間和整體環境的考驗。以下是受訪者對於自我滿意度的描述:

「除了有點發胖之外其他都還滿滿意的。大體來說是很滿意到有點害怕的情況,應該會遭天譴。我的朋友都在很認真地工作,然後我在遊戲人間…雖然我也很認真地在工作…。但我自認為還不算是創業,可是我覺得還滿成功的,滿開心我真的可以完全用自己的創作來養活自己,可以很驕傲地這麼說!」米奇鰻說。

「其實我不敢說滿不滿意,可是我很努力在做!我覺得應該可以說我很努力,但是結果不好也就算了,因為我嘗試過了。其實我錢賺得不多啊…但我是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啦,若撇開那些擔心收入的問題,我是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型態。」蠢花說。

手創工作者對於未來的發展雖然仍會感到擔心,但是他們都表示還是會繼續一直努力下去,讓更多人、更多機會看見自己,畢竟一路走來已經努力了這麼久,也捨不得說放棄就放棄!最後,米奇鰻和蠢花也說出了加入手創工作行列這一路走來的感想,不難看出他們對於這份工作的肯定與無悔:

「做創意工作是人生中的其中一條路。就好像在吃一塊有點辣的香雞排一樣,也許最後的結果不是自己想要的,也許發胖了…,可是過程我很享受!」米奇鰻說。

「簡單生活節有一句話就是說:『做喜歡的事情,讓喜歡的事有價值。』我覺得就是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然後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有價值、更有意義。」蠢花說。

三、結論與建議

台灣的創意市集發展至今,是該停下腳步思考其未來走向的時候了。民間的Campo和詩筆獸這兩個單位,正計畫成立「藝術市集協會」,希望藉由協會凝聚創作者的力量並且支持台灣創意市集長久發展下去。但目前協會處於草創時期,未來將如何結合其他相關單位繼續運作仍有待觀察。政府方面,現任台北市文化局長李永萍表示近期內要將台北市的創意市集打通,積極鬆綁公園、商圈行人徒步區用地規定,讓公共空間進一步與文創產業結合(鄭秋霜,2007),若真可行,整體大環境也能為手創工作者帶來保障。

在固定的空間、規律的時間舉辦創意市集或許是現階段一個比較具體的做法,創意市集就好像城市裡的一個美麗風景,如果能夠好好地保存下去,讓它在健全的環境下成長,我們就能永遠欣賞它。而手創工作者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創作,繼續做出更好的作品,在創意市集甚至是其他各種管道與通路發光發熱,更多元、更創新的藝術創作,或許也能喚醒創意市集最初所帶來的感動。至於能不能成功創業,則有賴於手創工作者各自的堅持與努力,先靠自己的力量去尋找各種可能,直到日後得到政府相關單位及整體大環境的支持,也許就能順利地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軌道。

-------全文完-------

呼~雖然把專有名詞參考資料都拿掉,相信對很多人來說這篇文章還是硬了點,不過可以從裡面隱約摸出個大概所謂創意市集發展至今的輪廓與困境,也方便想要做相關題材作業的同學們一些參考的資料....就像一開始說過的,其實我很珍惜每次的訪談機會,有時候甚至會知道彼此的想法跟故事,像是在另外一次訪談中,聰明花就說過她小學一年級就跟老師吵架,害她爸爸得常去學校跟老師道歉,聰明花說:

「從幼稚園升國小,幼稚園生活過得太好了,我不明白差異為什麼那麼大,為什麼我不能睡午覺,為什麼我要寫功課?為什麼要叫我罰寫?我不明白。我覺得老師要跟我說為什麼?而不只是叫我做什麼。我不能接受呀!」

聰明花從國小一年級就是個哲學家,這種東西考卷是測不出來的,我們還在寫生字抄課文時,聰明花就在想這麼厲害的問題,好一朵聰明花!


「我爸很嚴厲,可是我就還是想去做我自己的事,那我媽就會當我翹課時帶我去逛街,因為我媽一直說她以前成績就不好,不喜歡念書,那她能了解我也不喜歡,就不勉強,所以她都會幫我去補習班請假,帶我出去玩,可是我爸就會很生氣。」~by 聰明花

「我應該算外向吧!我家以前是從澎湖來,搬到台北,又搬到高雄,再回到台北,因為小時候常轉學,常常搬家,換環境,不會怕生,如果換到新環境,就會先主動跟同學打招呼,不會等人家打招呼。」~by 聰明花


透過這些訪談資料大家是否有更了解聰明花跟米奇鰻呢?還有什麼想問的就在留言中說明吧,報告完畢!

2007-06-04

「討生活的可愛動物」系列



最近新創作了一個系列,名為「討生活的可愛動物」,在我們所不知道的世界裡,可愛動物們除了躺在地上把肚子翻過來給人摸裝可愛之外,也是有些異類,得為生活嚐盡苦頭,畢竟這個社會是很殘酷的,誰說你可愛就可以整天發呆呢?



討生活可愛動物系列之<阿兔>

可愛動物也是要討生活的,阿兔國中畢業就沒再讀了,他討厭一成不變的人生,唸明星高中,唸國立大學,最後當一隻優質的可愛兔子蹦蹦跳跳裝無邪天真,讓少女們驚呼可愛,買房子養一窩小兔崽子,這樣的人生他想到就想吐。

現在他雖然每天得站好幾個小時,從房地產一直賣到蚵仔煎,可是這是很自由的時間,它可以聽著音樂,看著人群,想自己的事情,雖然沒賺什麼錢,不過也夠用了。

而且有的時候他覺得他簡直透明了,雖然站在人潮最擁擠的十字路口,人潮來來去去卻沒有人注意到他,或是該說選擇性的忽略了他手上的廣告也忽略了他,不過他並不討厭這種感覺,阿兔可以這樣看人群看上一整天也不會膩。問他未來想做啥,他說想當詞曲創作人,他有利用些閒暇時間創作一些歌曲,給他樂團的阿貓阿狗朋友哼哼唱唱。阿兔的眼睛望向遠方,吐出了一口煙霧,我覺得他亂有想法!


討生活可愛動物系列之<阿熊>

阿熊不愛唸書,不過阿母熊硬逼牠去唸了科技大學。班上同學都在打混摸魚,老師也管不動也不想管。牠知道阿母熊工作很辛苦,學費一學期五萬多也是壓的她喘不過氣,所以牠到工地去打工。

這邊只要噴汗就有收入,中午可以睡午覺,上班可以喝椰奶+阿比,太陽下山拍拍屁股閃人,不用像科技新貴一做就坐到晚上八九點,活像一灘白奶油,賺的也不輸後來去上班的同學。

阿熊很上進,工作不忘進修外語,現在已經學會簡單的泰文日常用語跟髒話,這些生活點滴他都放在部落格上,每天好吃好睡,接下來就是存錢遊遍東南亞,去拜訪每個同事的故鄉!


討生活可愛動物系列之<小無>

無尾熊君,大家都叫他小無,雖然白天在動物園有份輕鬆正職,可是這點薪水在繁華台北生活就夠乾了,照他還就學貸款的速度,可能要十五年才有辦法回到清白之身。更別說他想買的一大堆東西...wii、36段碳纖維變速摺疊腳踏車、300萬像素照相手機、本季最新牛仔褲,還有去東京自助旅行...。

於是他選擇擺地攤,跟警察玩起都市游擊戰。去後火車站批了一堆亂七八糟的飾品,反正只要亮晶晶又便宜,女孩們總會買單。隨著經驗值的增加,他發現擺地攤也是一門大學問,從跟攤友的應對進退談判心理學,一直到用經驗法則跟眼角餘光判斷警察何時會出現,他真後悔沒有趁學生時代就來賺外快。

現在小無光看警車的車號就知道到底是來取締的交通隊,還是只是路過的刑警....
「好了,不說了,條杯杯來了!」

小無熟練的把整個打開的皮箱抬起來。

「這樣等一下就不用重新排皮箱裡的飾品」

他咧著嘴微笑著說,我隱約可以看到他齒縫中的油加利葉渣

看著他的背影在昏黃的路燈之下慢慢變小,突然覺得台北街頭要是完全沒有攤販會有多寂寞?


討生活可愛動物系列之<小姬>

小姬很喜歡自己的名字,可是最討厭人家叫他小姬姬。她是大學夜間部的學生,她人很上進,但是書就是怎麼都唸不好,不過他也不以為意,媽媽說過「書唸不好沒關係,人要做好才重要。」

她在加油站打工,因為工作內容單純,只是冬天凌晨會冷的直打哆嗩,即使穿上加油站發的大外套,那寒風還是會刺到骨頭裡。夏天衣服則是乾了又濕濕了又乾,每天下班都化身成汗味戰士。

對於全球暖化能源危機跟國際油價不斷攀升,對她而言並沒有什麼意義,畢竟也不會因此早下班,不過她倒是記得很清楚,當她剛來時,一台125CC機車加滿油大概100元出頭,現在要加滿逼近200元,要是時薪也漲的這麼漂亮就好了。

她想把攢下來的錢存起來當作創業基金,要是能開家小咖啡店就太棒了!雖然她知道要花很久的時間,不過至少是個開始,等到畢業之後轉全職希望就大多了!

常常看到一些年紀跟自己差不多的小雞,雞冠都還沒長好,就開著進口車來加油,這就是M型社會下的貧富差距,也怨不了誰,只能吃苦當吃補,自己的社會歷練這些童子雞絕對比不上,算了越想越煩,還是專心工作好了,不然等一下交班金額對不攏,還要自己貼工錢,今天就白做了。

「歡迎光臨!請問加什麼油?有會員卡或是要統一編號嗎?要面紙還是礦泉水?」小姬賣力的在陽光下喊著。


討生活可愛動物系列之<小朱>

小朱本來是個小開,爸媽賣豬腳也賺了兩三棟房子,可是朱爸爸愛簽六合彩,朱媽媽愛炒股票,後來搞到房子都被查封,兩人前往大陸跑路,留下小朱自己得自立更生。其實他只是個養尊處優的小少爺,哪裡會什麼謀生技能?只好去路邊發傳單。

從房地產一直發到雞腿飯,要發什麼傳單是由派報公司決定的,小豬的工作就是站在路邊不停微笑,等到袋子裡全部的傳單發完才能下班。如果那天傳單是做成面紙包,那麼輕輕鬆鬆就能發完,甚至還會有歐巴桑來一次要走很多。如果那天天氣很熱,那也還OK,大家會順手接過去擋熱辣辣的太陽,可是有得時候就是很怪,大家像是說好似的全部都跟你說不!

打扮時髦的上班女郎給妳個沒有表情的微笑說「不用了,謝謝!」

聽著耳機的青少年眼睛根本沒正眼瞧過你。

上班族寧願去填隔壁可愛女生直銷問券。

有人雖然拿了之後,連看都沒看就進了街角的垃圾桶。

自己從前遇到這種發傳單的也是愛理不理,沒想到現世報來的這麼快,不過自己每天這樣站上一整天,噴汗之後再喝掉一大瓶礦泉水,肚子倒是小了不少,雖然辛苦,卻也沒有這些被印成傳單的樹木可憐,小朱爸爸說等大陸這邊安頓好,會再把他接到大陸去,其實去哪都好,小朱也沒有太多想法,他的人生就像他現在的工作一樣,總會有頭頭開車把他載到該去的地方,想那麼多幹嘛,做就對了。「不過以後看到街上有人在發傳單一定要幫他忙拿一張就是。」小朱邊發傳單心裡邊這麼想著。



不過這個「討生活的可愛動物」系列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開發成商品,做成名信片又太普通,顏色又多的複雜,就當是單純的創作吧,那麼就請大家看完之後給點建議,哪隻動物最悲慘....不,是最惹人憐愛?請看!

其他風格的插畫,有的我也會放在新聞台或是優仕網,大家無聊也可以去看看有點不一樣的米奇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