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不來梅(Taipei Bremen)是從地攤開始的原創品牌,惡搞的標誌貼紙讓生活充滿亂七八糟的能量!可愛中帶點奇怪,調侃中又帶點厲害!東京、倫敦、曼谷、上海...世界各地不定期藝術展覽都有曾被目擊的紀錄。We are serious to make it funny!

出版秘辛 中集


出版上集到了45篇留言我想也差不多了,好歹也激出一些淺水艇,也是該功成身退的時候了。話說上篇文章提到蠢花要出筆記書了,這篇文章我們就從這裡開始聊起。


先從出版社採訪聊起好了,就是第一次採訪很愉悅的那天,那天原本以為只是一個採訪以之前的經驗應該很快就結束,所以我還安排結束之後要去永樂買布的行程,好歹我從北投的鄉下騎車到東區也要一段距離,當然要一次再市區把事情做外,不然就太浪費我的青春跟油錢。
沒想到那天聊的很起勁,聊到總編輯以前做過護士的事情都出來了,所以一聊就是一個下午。因為事情進行的太過順利,而且原本只是一個採訪竟然可以聊到要出書,雖然我原本就沒動太多腦筋在想事情,但是這件事情讓我覺得太順利而不妙,雖然我平常不亂丟垃圾,也不闖紅燈,怎麼樣也算奉公守法的好市民,但這種出書的好康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所以我開始懷疑這幾個出版社的人會不會是詐騙集團?或者出版社根本是空殼公司。

後來總編輯(小比)說出版社就在附近(我們約在咖啡廳見面),可以去看看,我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去看看也好,就算是假的公司如果發現不妙可以拔退就跑,再來我還可以打電話報警檢舉出版社,好歹也可以趁機上個新聞,表揚我這個七年級生古道熱腸的優良事蹟。

出版社跟民視再同一棟大樓,而且一踏入出版社,哇~滿滿的都是人,應該是個大公司吧我想,而且還有老外喔(嘿嘿),所以怎麼樣也應該算是個很有國際化的出版社。看在出版社這麼大規模的份上,以及跟民視在同一棟大樓上班應該做假不了的份上,我想出版社應該是真的了,如果真的的話,那我真的可以出書了嗎??



出版社的窗外看的到台北101耶!冷氣又可以冷到發抖,我們邊發抖邊喊好幸福

很快的結束了這樣的一天,騎車在回家的路上,「我真的要出書了嗎??」這樣的問句一直在心中徘徊。

後來的日子我ㄧ值在等待回音,出版社說還要陳上去給出錢出辦公室的老闆看過才能算數,日子一天一天再過,我心想他們應該後悔了吧,但還是決定要到了答案才要開始死心,所以我選擇了聯絡方式中最被動、最沒效率、最俗辣的方式「寫mail」去問個清楚。寫mail是現在人聯絡事情還蠻常用的方式,但我想也最失去效率的回答方式,因為我如果不想回可以推說奇摩很容易收不到信所以沒收到,或是我太忙沒空回,或是…等等的,話雖如此,但是在mail中被拒絕可以說是受到傷害的程度最小,所以我決定俗辣的用mail問個清楚。

後來終於提案終於過了,怎麼過的?過程如何?這裡我想可以等待出版社出來寫個秘辛好了。

過了之後,當然是赴約到出版社聊聊筆記書的方式。
除了第一次採訪之外,這算是第一次為了出書的事情赴約商討事情,可是那天我竟然迷路了兩次,一次是在市民大道上彎錯了巷子,一次是好不容易到了出版社停好了車,但我竟然走錯了大樓,所以米奇鰻和出版社總是因為我常常迷路耽誤時間而癡癡的等我。

討論中真的不難看出要出一本書真的是一件非常繁瑣的事情,不論是決定開數、頁數、排版、走向、內頁材質,到最後出書後的行銷方式等等,都是學問。
時間很快的跳過那些繁複的開會討論,直接進行到畫圖的過程好了。

終於到了重頭戲,也就是開始畫圖的時候,因為我的電腦程度只停留在word打報告與msn聊天的程度,所以手繪的方式自然是最適合我的了。
畫圖的工具自然也是一切以簡單大方儉樸為最高原則,所以我挖出了以前念復興時買的色鉛筆(0元)、以及去美術社買的黑色簽字筆(5元)、黑色水性奇異筆(8元)、插畫紙(15元),這樣開始了我的出書之旅。


米奇鰻曰:各位朋友千萬不要省這種錢,那個都是水性筆,放幾年就都毀了,碰到水也毀...只有毅力蠢花重畫不當難事才可使用!


米奇鰻曰:跟編輯討論耶!編輯耶,看來真的很像要出書的感覺,我跟蠢花都會很高興畫好圖跳跳跳拿去給總編輯看,然後被退稿低著頭拖著腳回來修改...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開始畫圖嗎?畫圖的靈感是從天而降嗎?想知道蠢花到底寫錯了多少字?重畫了多少張圖嗎?更多出書秘辛,請鎖定出版秘辛下集。


米奇鰻曰:蠢花的草稿!大綱!全部都是用手寫的!跟民國初年出版東西沒兩樣,夠有誠意吧!


米奇鰻曰:你以為這是原稿嗎?錯!這是寫錯一個字被退稿的原稿...會電腦的朋友聽到真是聞者為沾襟啊...

出版中集就在蠢花不小心打了打多字而落落長長,出版秘辛下集請各位用力期待,中級留言數當然也不要太難看阿,大家快來留言簽到阿,解散。


---Read more!

出版秘辛 上集



話說最近有點忙,所以新增文章這種事情都交給不來梅的首腦米老闆去執行,就再忙碌神秘事情悄悄的稍微告一段落的情況下,我決定新增一篇文章,第一個向不來梅15萬點閱率的朋友們發布這項喜訊。

這項喜訊可謂說是八字中已經有了一撇,若以男女朋友交往的程度來看,可以說是已經到達你儂我濃的親熱程度(羞);若以吃西餐的程度來看,也已經到了吃完開胃菜,主菜上桌,甚至可以去挖冰淇淋吃的程度;若大家還是不懂,也還可以比喻成像是養一個小孩已經到要念高中,卻不知道會不會考上大學的程度。說了這麼多,就是要告訴大家這件神秘的事情已經八字有一撇,但是另外一撇會不會難產也很難說,必竟天有不測之風雲阿。

關於這件神秘的事情可以從6月的某一天說起,那天其實只是一個英文雜誌社的採訪,基本上我聽到英文這兩個字就沒什麼好感,所以興趣缺缺,但是米老闆很想要屬於不來梅的英文翻譯,所以我們就赴約聊聊。
是的,事情就在這一天有了戲劇上的轉變…


(米奇鰻:怎麼都拍的這麼糊啊...這本現在書店還買的到喔,金石堂的還有獨家送米奇鰻貼紙)


(米奇鰻:這樣以後就不用自己寫破破爛爛英文介紹,別忘了年底要去日本會用到)

基本上那天聊天的內容可謂天南地北,因為英文雜誌社的中文總編呂小比可說是聊天中的扛壩子,就在蝦聊之後,我拿出了我幫學校畫的筆記書要來抄重點,此時突然風雲變色(胡扯中)….雜誌社的人很喜歡我幫學校畫的筆記書,所以決定要一本筆記書回去看看,是否有出筆記書的可能。


就是它!讓大家看看我幫學校畫的山中童話筆記書。



內頁是這樣

事情當然沒有進行中的順利,因為雜誌社的人ㄧ去不復返,就是沒有消息啦!我想他們可能是不愛我了,或是發現這本筆記書的繪圖程度大約只有國小等級,所以不跟我聯絡(泣) 。

後來,我覺得在等下去也不是辦法,畢竟女人的青春有限,所以決定寫信去問個清楚。
備註:如果你不愛一個人記的要早點讓對方知道!!聽到沒??

再來八字的一撇就這樣開始了!
是的,你們沒看錯,出版社要出版一本由我操刀的筆記書啦!
所以這篇文章再寫了700個字後,終於踏入重點跟主題,也就是終於由寫作技巧的起承轉合中,從起邁入承。

出筆記書的過程雖然不及一本文字書這樣的繁複,但是也算是一項大工程,想知道蠢花出書的製作過程嗎?畫畫真的能當飯吃嗎?開會中究竟聊了什麼?出版社的秘辛大公開?想知道更多蠢花出書秘辛,詳細情形請持續鎖定台北不來梅,我們將會有更多詳細後續的報導。


(米奇鰻注釋:全部沒有電腦合成都是手畫!因為蠢花不會photoshop,畫錯就是重畫一張!)


(米奇鰻注釋:桌面也變成這樣了...比做娃娃時還亂,我覺得問題是出在蠢花自己本身..)

所以,這篇文章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說完,大約分個上中下集還算合理,大家快來留言,等留言破了50篇我再來寫出版秘辛中級。哈哈哈。

最後再來重點複習,就是:蠢花要出筆記書啦!!!拍拍拍。
請大家用力的期待,完畢。

---Read more!

MOCA藝術攻防營報導


過了一週之餘終於有機會沉澱下來跟大家報導一下台北不來梅入侵當代館的大好消息!首先先跟大家簡介一下當代藝術館,這是一個位在長安西路的有趣空間,雖然是個三級古蹟可是裡面展出的當代藝術品常常有可以摸可以玩的有趣玩意,沒有一般藝術給人高不可攀的感覺。不是我臭蓋,從她開館以來沒有一個展我沒有去逛的,所以能在這邊開一個workshop實在是飄飄然,對我的重要性絕對不亞於參加國際台北玩具大展

能夠在這邊參加這次活動也是因為有個藝術家看到了台北不來梅的網站,見面之後才知道原來我之前常常玩她的作品!只是我沒有記名字的習慣,所以第一次見面時是個相當害羞!第一次見面討論之後才發現只剩一個月的時間,連忙趕快規劃了一些課程簡介開始招生。


這就是當時開會的筆記


於是我的貼紙作品還有踢恤就進駐當代館大廳了,希望能藉此吸引到一些來逛當代館覺得這玩意很有趣的新朋友,沒想到報名的情況還不錯呢!如果要細說內心戲的話大概有十萬字左右,所以不知不覺時間就直接跳到活動第一天去吧。


找找看貼紙在哪裡?


會發光捏!吹了冷氣之後貼紙好像都變成貴族了


服務台也有,真是個無孔不入啊!


第一天見面的時候發現,天哪,學員裡面有接近八成都是女生,男人果然寧願去籃球場揮灑汗水或是上網打怪撿寶嗎?稍微做了一下調查,裡面大概有一半看過台北不來梅的網站,而也有一半是設計相關背景...真是叫人捏把冷汗,我規劃的課程也是由我大學所受的設計教育變形而來,不過希望她們能再更自由的環境下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

首日因為彼此還不熟,所以由我先唱獨角戲簡介台北不來梅,接下來就是開心的塗鴉,把雜誌上的圖片拿來亂改,這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了,就像我們小時候課本上的偉人通常都會被畫上刀疤跟八字鬍一樣....所以連我都玩的很開心...但是有這麼簡單嗎?大家長的太大反而會有壓力,我看到有人開始細細的剪下了數十個小圖,繁瑣的作工跟筆觸,眼看一幅華麗的拼貼藝術作品就將完成,周圍同學也感受到這應該是標準答案,於是現場一片沉靜只聽見剪刀沙沙作響...。


要是大家作品都變成差不多就無趣了,我連忙前往舉黃牌警告「嗶~~!」這堂課應該是亂改的很開心的,從想好到完成只要短短幾分鐘,把自己想表達的東西亂塗出來就好!於是我示範了幾張在美女鼻孔畫鼻毛,在天空畫飛碟飛彈飛蟑螂之類的,慢慢的大家第二張作品出現了改變,越來越奇怪愈來越搞怪,貼在牆壁上還蠻像回事的呢!有時候受過所謂專業訓練到底是不是件好事呢?我常常這樣想,你要忘記你所學的才能成為大師,設計真是一門玄學啊....。


我來拋磚引玉一下,時尚美女成了絕體絕命女忍者!



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亂圖亂畫最開心,後來再來慢慢加入自己的想法


立可白也是很好的作畫工具喔,商業攝影大師拍的照片保證怎麼改還是很美


這張叫做高盧人哭泣之夜...很玄吧


這是第一面貼作品的牆,目前大廳其他地方都還是雪白的喔


完成之後貼在一起很壯觀吧,旁邊放個導覽牌就是個當代藝術了...只要過期雜誌,你也是藝術家!

接下來大家互相講解一下自己圖中的意涵,就像設計科系常見的評圖一樣,嘻嘻哈哈第一天就在這麼歡樂的氣氛中混結束了,我盡量壓縮講課的時間讓大家去實地操作,畢竟這才是最有趣的部份。



第二天就要從無到有啦,我說一直改人家的圖也不是辦法,根據我當初規劃的課程內容是「觀察練習與圖像思考….閉上眼睛,浮現的是文字還是造形,訓練把腦海中所想的靈感轉化成圖案和人溝通 。」等於是隨堂考試,大家要在五分鐘之內畫出我說的題目,相當刺激吧,題目從簡單到困難,一剛開始出些簡單的「老鼠」、「兔子」,在「挖土機」這一題終於出現了各種很妙的答案...讓我們來看看大家的答案



這些是要畫挖土機.....真的


這些也是要畫挖土機.....也是真的


有時候妳下筆才會發現,很多常見的東西卻怎麼也畫不出來,因為平常沒有深刻的觀察還有簡化重點的能力,要談到設計的話得要先有很多材料才能下手,不然巧婦也是會煮不出個米來的。白白的當代館教室慢慢佈滿了花花綠綠的作品,在這樣的氛圍之下,好像真的會畫出很棒的東西喔!不過仔細看牆上的畫,有時候不是要畫的唯妙唯肖,只要勾出幾個特點就能表達出你要畫的東西才是高手。



尤其照片縮很小看起來更厲害....

在練習過後假設大家已經一日練成想什麼就畫什麼的奇妙功夫,接下來就是設計出不一樣的新奇東西,如果獅子+人可以變成人面獅身,卡車+機器人可以變成變型金剛,那麼應該有更多種可能性!就這樣又變成大家的畫圖時間,平常我們實在沒有什麼機會像這樣無所為的創作,還有一群人可以一起砥礪著還有冷氣吹,有這樣的環境真的是太好了.....,最後還是按照慣例把大家的作品貼在牆上,看起來又是個唬人的厲害,同時還可以從別人那邊看到不少有趣的創意,不會畫圖反而能畫出很不一樣的東西。


照例還是貼滿牆壁假裝我們每天都有新進度...

第三四天則是一個更大的突破,大家得要團體合作一起創作,設計出不同的標語,但是在動筆畫之前還要先來個腦力激盪(brain storming),規則是「不管聯想到什麼都先寫出來,自由奔放、質高於量,即使再奇怪的點子也不可以批評,最後就可以從很多點子中撈出比較棒的幾個。」學員直接把想法寫在在當代館的牆壁上...因為不可以批評任何一個異想概念,於是牆面上出現了各種奇妙的文字...包括啥義大利萬歲之類的。


從這張照片可以看出1.牆壁還是潔白的 2.這兩顆頭去過台南展覽,台北玩具展,現在又飄進當代館啦,你看米奇鰻多省(多窮)


把大家分成兩組,一起玷汙這雪白的牆面吧


這組很享受,都搬椅子來坐著,而且大聲聊天的程度完全忘記外面還有別人的展覽....


不一會功夫牆壁已經花花綠綠,寫滿各種文字跟想法,可是持續很吵...我擔心可是又不能批評只好在旁邊一直流汗,很怕館方前往制止


這組很沉默,常常大家一起安靜思考...可是地上散亂的紙張是故意排的,她們說這樣拍起來比較好看



坐在地上其實是很舒服的,椅子拿來當小椅子也是好用途

雖然那是一面月底就要拆掉的夾板假牆,可是還是很過癮,平常家裡可沒有這麼大的牆面可以隨便塗鴉。很快的整個牆面就變的布滿文字,猛一看也是個名家手筆呢!接下來就是挑出幾個不錯的構想畫在紙面上,這幾天下來我們應該有消耗掉一包影印紙吧,但是反過來說只要一包影印紙就可以有這麼多的變化,可見創意才是最重要的,窮人也玩的起創意!(所以我才很窮嗎?)



大家把畫好的設計稿貼上去,這學妹也是成大工設的耶,可是跟我差了七屆...歲月真是如梭呀


最後也是按照慣例交流一下,這可是整組的心血結晶喔

其實到這邊活動已經進入了尾聲,我們的課程只是以體驗為主,但是我們也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個人到團體的創作,還大剌剌的貼在當代館裡面當聯展...以後還可以寫在經歷裡面。其實我最想表達給大家的就是設計這種東西並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也沒有什麼設計師證照這種東西,因為只要有心,人人其實都可以是設計師。所以有時有人問我這樣可不可以,我連想都不想就很敷衍的說「可以!唯一的規則就是沒什麼規則。」希望大家都有感覺到這種亂七八糟的能量,館方很貼心的送給每位學員一件踢恤,讓我少了些庫存壓力,最後不免俗的就是張大合照。


座談會時大家暢所欲言....才怪,都是我自己在講,每次都是要結束了大家才開始踴躍發言,大家實在太慢熱了。


其實心想:耶!又少了十幾件黑踢了,早知道多辦幾場....


大合照。眾愛妃,朕每個都愛啊~(此為設計對白)

妳以為活動就這樣結束了嗎?其實不然,台北不來梅除了無孔不入之外還有一種隱藏能力就是陰魂不散,這個展場就開放了一週讓民眾參觀,大家看到畫這樣都可以貼牆壁,不禁手癢紛紛坐下來踢館,所以牆壁已經被全部貼滿,雖然作風有如病毒,但是也確實做到把亂七八糟精神傳出去的部分...


這是活動結束後兩天的照片...連柱子上都開始有人貼


連老外都受不了,決定來場國際戰!


在當代館辦活動的好處就是有好多台相機,我都不用自己拍真過癮。接下來就是蠢花老師八月在文化大學進修規廣部的布一樣生活課程了,一樣精彩可期啊!根據蠢花老師表示他去勘查過場地,沒有會擋住她身高的講台所以她很安心,到時候再為大家報導喔!掰掰~~
---Read more!

雖然有點晚但是還是要公佈的工商服務



其實看到這兩份報名表已經有段時間了,分別是敦南誠品的創意市集與兩廳院的藝術市集,名稱不同但是應該是個差不多。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朋友問到底該怎麼參加這些活動或是該去哪邊找訊息,其實大體上說來就是要常去網路上找,但是沒有經驗的人的確比較不容易找到,我這邊也就順便把我知道的跟大家分享就是。

誠品創意市集

日期:自2006年8月4日起至2006年10月28日止。
地點:敦南誠品與新光大樓戶外廣場戶外廣場。
「一卡皮箱SHOW自己」創意市集
時間:每週五 6:00pm-12:00pm,週六 3:00pm-12:00pm
說明:「皮箱」為整個市集的主要意象,攤位以不同皮箱搭配裝置,呈現攤位與產品。

更多資料


兩廳院藝術市集

活動時間-以下二個時段皆可參加,或擇一時段參加
a.95年10月27日至11月1日(10月31日休息)共5天
b.95年11月2日至11月5日 共4天

設攤時間-上列時段每週二、三、四、五16:00-22:00,每週六、日10:00-22:00

設攤內容-
a.手工DIY製造限量生產之個性化商品
b.二手物品
c.具創意獨特性的設攤方式
d.傳統工藝或古早味童玩
e.以作品元素或材料DIY現場教學

徵求攤數-二個時段分別徵求40個攤位
更多資料


這兩個活動都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時間很長,所以讓創作者都會有點猶豫但是卻又不甘心....我們也決定先報先贏,真的不行我們就來這邊徵求志工幫忙一日不來梅體驗營....總之還是要繼續奮鬥,年底才能去日本啊!

還有我這邊還是有陸陸續續收到台北不來梅線上展覽的照片,如果你也曾買過我們的商品而且真的有用過,記得來信提供照片文字啊!這些資料都會在閏七月的台北不來梅出現喔!有提供的朋友到時候會送上隱藏版新貼紙當作小小謝禮,還沒寄的動作可要快點啊!


這張隱藏版就請大家拿到後避免貼在公共場所以免造成困擾啊....希望終於po出贈品之後來信會突然暴增起來
,來信請寄mickeymanzzz@yahoo.com.tw收喔!掰掰大家~



---Read more!

2006京華城台北玩具大展報導!



話說京華城的台北玩具大展已經結束快一周了,終於有時間補上紀錄,讓沒能去的朋友過過乾癮,也從另外一種角度來深入報導一下!

首先能有這次機會就要感謝我們有在寄賣的"good choice",大家應該知道幕後大老闆是誰吧!因為幕後老闆在玩具跟公仔界相當有份量,所以有了這個攤位,而今年他想說讓台北不來梅還有查理不吃烤雞等國內創作者一個曝光的機會,所以我們才有這機會跟國際設計師平起平坐啊....至於攤位租金...那就是大人的事,我們也不想追究到底是誰買單的,總之不是我們...。

但是正所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幸運之餘,前一天到了會場才發現...原來連輸出物都是我們要自己搞定,我們的聯絡人留下了工作証之後簡單交代幾句就隨風而逝了,剩下我們雪白一片的攤位。我看看身旁的攤位幾乎都已經布置完畢....這次跌股可是會跌到國外去,就算今晚馬上回家趕大圖輸出也要明天才會好,那開展第一天不就開天窗了?


前一晚還潔白如雪的台北不來梅攤位,我們剛開始還開心的比耶!

於是馬上毅然決然到離京華城最近的文具店買珍珠板,至少也要營造成一種極簡風的形象,然後再回家把之前台南展剩下的兩顆大頭從客廳拔下來,再趕到京華城貼上去,這時已經接近凌晨了,接下來還要回家趕大圖輸出,不然明天也沒東西貼...就這樣,第一次參加國際展覽的好心情根本沒時間享受,只有計算著該如何壓縮時間把背板趕出來。這時想到蠢花正在遙遠的北投睡覺就很嘔,可是把她挖起來趕到這裡也太遠了,而且蠢花也不會電腦,也貼不到高處的東西,所以說都是命啊....。


之前我們只有收到這封信,還天真的以為good choice會佈置好,我們只要帶東西去擺就行了,看來我們還是太嫩了...


好險家裡還有點之前剩下來的兩顆大頭...貼上了珍珠板之後還算可以


可是人家的攤位是這樣



萬歲少女跟水越設計是這樣...


就差在下面兩張大圖輸出,不然我們應該也是亮晶晶


暴力熊的台灣代理廠商是這樣...總之相較之下我們就是個慘啊



就更別提不惜血本整個輸出墊真珠板貼上去的香港攤位了...我看光是攤位佈置就上萬了,只好期待第二天趕快拿到熬夜趕工的輸出背板

第一天終於來了,在樓下看到很多人在排隊等著進來,心裡很興奮,因為去年的自己也是在樓下排隊的,而今年竟然是以參展的身分出現,真的很令人振奮!趕緊在把最後的佈置加強一下。



觀眾在樓下排隊時可能不知道我們攤位裡面是這樣混亂的場景吧



可是布置好馬上就亮晶晶,蠢花還大方出借他所有非賣品供客人把玩照相,包括珍貴的第一對熊!


蠢花小姐正在做最後的確認,大家把眼光放低一點就可以看到我們還空空的黑色珍珠板還有蠢花的高跟鞋!後面娃娃的背版也是空空如也,一片大白,等待明天的大圖輸出...


貼紙展示完就是像這樣,後面那塊橘色的也是珍珠板而已喔...剛好擋住凌亂的攤位內部

「還剩下兩分鐘我門就要開放觀眾入場,請各位設計師與工作人員準備好」京華城廣播著,時間一到,大批的觀眾就湧進來,其實大家是為了前五百名入場有送限量供宰而來排隊的。一進場大家似乎就知道自己要去的方向,因為今年像是暴力熊,豆腐人,還有抽菸兔的作者都有到現場,更別說是很多香港的設計師。我們並不是這次展覽的主角,畢竟我們連參展手冊上面都沒有介紹,根本是謎一般的攤位。


這就是第二天加上背板的蠢花娃娃,感覺是否不一樣啦



整個完成之後就是這種感覺!還蠻像回事的對吧!而且之後這些輸出物還可以拿去當代館的課程貼,我們真是克勤克儉啊....蠢花之後你要不要拿去你上課的布娃娃班貼啊...

不過蠢花的娃娃還有我的貼紙在玩具展中還蠻搶眼的,在一片塘膠公仔當中殺出一條血路,我們開始看到很多人在攤位前眼中放出光芒,臉上漾著微笑不自覺的說出「好可愛喔!」跟創意市集時一模一樣的反應,這時我們就知道這行的通了!而且這次還有打燈,有玻璃櫃,有冷氣,絕對堪稱是台北不來梅史上最高級的展覽啊!我眼淚簡直都要飆出來了。

有很多人認出上過電視的蠢花,要求簽名,簽的地點也無奇不有,從書本娃娃到身上都有,雖然我想裡面大概只有四分之一是真的知道「台北不來梅」是啥的人吧,大部分的人都是抱著收集簽名的心態沿路搜刮....我看那些出名的設計師都簽的很不爽的樣子,好像在罰寫自己的名字一萬遍的感覺,只有尿尿能休息....,而我則是累到不行就直接昏倒在攤位裡面。


很多人都會買會場設計師的介紹書來簽名,不過我們並沒有在書裡面,很多人就站在攤位前一直翻書一直找...到底在哪一頁?


也有要求簽在娃娃上面的,好險蠢花跟我都是硬底子出身,平常就愛亂畫些小圖,不然簽不出個鳥來還蠻糗的


這位熱情的工作人員要蠢花簽在背上,可是沒有貼心的蹲下來,蠢花簽的有點辛苦....



這時的我正在補眠....身上蓋的可是昂貴的輸出物,可是完全不保暖啊


沒有簽名的時候蠢花就在櫃檯剪娃娃的嘴巴,手工藝是一分一秒都要善用時間的!



查理不吃烤雞的泥人許則是直接在玻璃櫃表演氣泡土捏麵公仔live show,這招一出馬上圍觀群眾爆增,總
覺得我們替台北國際玩具大展增添了不少娛樂性的感覺....。


當場表演捏麵公仔,每一隻都是真材實料當場塑型出來的,上面還有設計師指紋...仔細看泥人師的工具很簡單,就是美工刀啊沒有水的原子筆啊,很神奇吧!


從櫥窗內看出去別有一番趣味,動物園的動物就是這種感覺吧...而且其實玻璃不太隔音,仔細聽可以聽到大家圍觀的耳語

其實應該要趁這個機會好好跟國際的設計師交流一下,可是我們生性害羞,只有認識了隔壁的香港設計師,因為他第一天玩心大發在攤位牆壁上畫了很多插畫,好看到我想趁機偷回家...沒想到後來主辦單位竟然跟他說請他全部擦掉,牆壁要還原,於是只見他接下來都苦著臉瘋狂擦牆壁,我借他去漬油跟抹布,就這樣發展出了油膩膩的友情。


妳看他臉多賽,來台北參加展覽卻一直在拿抹布擦自己的作品....



別看這仁兄長的像孫悟空,他就是暴力熊的作者啊!據說他也是從街頭擺攤出身的喔!



豆腐人特地為台灣設計的臭豆腐人....這捏著鼻子的小傢伙不知道又可以賺進多少錢了...


新加坡的設計師也特地設計出手拿台灣啤酒,腳踏藍白脫鞋的公仔,台味十足!


鐵人兄弟的作品每次都蠻有感覺的,這次開玩笑開到神力女超人身上,我很喜歡!大部分的老美就該是這種體型!

香港的Husky*3設計師則是對蠢花的娃娃很有興趣,一直拉她去聊天,談有機會可以到香港合作之類的好消息,可是只見蠢花皺著眉頭一直點頭,事後才知道蠢花根本聽不懂他說的香港國語,我們簡直快氣翻了....


最後我也買了一本場刊,不過不是請其他設計師簽名,而是我們這一攤有來的朋友留下一個紀念,2006年的夏天我們曾經再這邊留下了一些美好的記憶,以後的我們看到這個應該會很有感覺吧,也說不定我們有一天真能成為大師!至少我們對自己做的事狠驕傲!





四天其實是不短的時間,可是真的很像一場夢很快就過去了,只剩下發軟的雙腳還有笑僵的臉頰,難怪做服務業的下班都會擺臭臉....在這四天裡面我們接觸到了很多新朋友,老朋友,不講中文的設計師朋友....。感覺很像是去日本design festa 24的前哨戰,接下來夏天還會有很多的活動,大家有空可以挑個一兩場來參加喔!如果想看蠢花寫心得的也記得把她拱出來!報告完畢!
---Read more!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