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不來梅(Taipei Bremen)是從地攤開始的原創品牌,惡搞的標誌貼紙讓生活充滿亂七八糟的能量!可愛中帶點奇怪,調侃中又帶點厲害!東京、倫敦、曼谷、上海...世界各地不定期藝術展覽都有曾被目擊的紀錄。We are serious to make it funny!

<愁悼>被警察抓個正著!

話說我生日那時想說去擺個攤好了,畢竟只有周末出現了,要是這樣還缺席好像有點不敬業,沒想到最近台北市幾查似乎在大力掃蕩攤販,忠孝東路上都有警察站崗,把那些賣衣服的都擠到了這藝文區來,我跟fu又太晚去,都只能擺在最邊邊,這正是孫子地攤風水上所謂的「死位」啊!

蠢花很開心的擠進我們中間開始聊天,讓我們一時忘了老祖宗說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當我們意識到有條子走進我們的時候,蓋上皮箱已經來不及了,警察大叔竟然踩住fu的皮箱撂話「你還想跑啊?」我也被揪住,掙扎間皮箱開了,東西掉了一地....。



很久沒有這種做壞事被抓包的感覺了,要等著接受法律的制裁,像是在雜貨店裡順手牽羊被老闆逮個正著,又像是偷媽媽零錢被抓包,站在那等大人處罰的感覺不是只有童年才有嗎?

我們乖乖的拿出身分證,又沒有了學生的保護傘,他還要扣我們皮箱,我開始火大了,正是白箱子姐妹說過的「見笑轉生氣」(台)開始跟他大小聲「我們這是自己的創作,其他國際的城市都不會抓這種,政府還說什麼兩兆雙星,連這種風氣都禁止還想產業升級?」「街頭藝人的表演點都那麼糟,我們一點表演的空間都沒有,所以才會選這個地方的氣氛來擺啊,你不去抓那些職業攤販來捉我們這種實驗性質的,你這樣對嗎?!」

他被我這樣正氣凜然的反駁,立場比較軟化了,不過他還是說「這樣妨害市容,你有問題去跟政府反應」箱子就沒扣了,我跟fu還是高興不起來,因為像是死罪免了,只要斬去一手一腳的感覺。我們再也擺不下去,去旁邊樓梯聊天了,蠢花過來安慰我們,石頭伯也拍拍我說「平常心啦,這有時會發生的,別太在意」

回家之後仔細一看,罰單竟然跟紅燈右轉沒兩樣,沒多厲害,其實感覺不好的是那奇濛子,那種被抓個正著的感覺,還以罰單上竟然寫我們賣的是「飾品」那種羞辱,人生地攤罰單初體驗,就在米奇鰻的生日這麼發生了,一個傳說的過程,一定會有些困難,就像這個一樣。
p.s.蠢花因為太小隻只有14X公分,所以警察完全沒看到她,第一次覺得小小隻真好

標籤: ,

3目前回應

Anonymous 蠢蠢羊 said...

看完後有個問題ㄝ....
請問.. "米奇鰻"是真名嗎~?
(開罰單應該是真名吧^_^?)
而且住的地方跟我同學同一條街ㄝ 真巧!!
不過我那時看報紙 也很認同米奇鰻的想法
像這種地攤不該抓的...
我也希望台灣能夠發展這種個人創作的文化
總之... 你們要好好加油捏@^_^@

12:17 上午

 
Blogger mickeyman said...

米奇鰻當然是化名囉 不過有次我在網路上東西 人家問我貴姓 我說我姓米被我爸聽到 倍臭罵了一頓.....

3:46 下午

 
Blogger BOW said...

問你哦 你棉在那擺有角頭先生嗎? 有沒有收錢吶 我跟幾個朋友也想去跟你們當鄰居 賣賣自己作的小東西 還希望可以跟蠢花小妞當個朋友哩 因為本身也很喜歡自己作娃娃 可是我的娃娃長的都很討人厭 歪眼大嘴的 不過可是越看越討喜 一見他就笑 ^_____^

1:19 上午

 

Post a Comment !! 好想留言喔!!

| ^Taipei Bremen- º- ¶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