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不來梅(Taipei Bremen)是從地攤開始的原創品牌,惡搞的標誌貼紙讓生活充滿亂七八糟的能量!可愛中帶點奇怪,調侃中又帶點厲害!東京、倫敦、曼谷、上海...世界各地不定期藝術展覽都有曾被目擊的紀錄。We are serious to make it funny!

20040724 地攤初體驗



一個天氣很好的星期六,對我的人生卻有著相當重大的意義。早上教完小朋友漫畫,下午去陽明山爬了七星山,但其實重頭戲是在晚上的敦南誠品,我的地攤人生初體驗開始了!早上騎著機車在堤外道奔馳時,頂著前面的大皮箱只覺得空氣阻力很大,埋怨自己幹麻這麼貪心皮箱買這麼大,但是隨著天色的昏暗,敦南誠品前的燈光亮起,我的心跳也開始加速了!七點不到,我看見了一堆同行在皮箱裡注入自己的生活夢想,對不起囉,我這裡的夢想比妳們閃亮一點,因為我這不是批發來的,是自己設計的!

好位置似乎都是職業級的,像我這種初心者只能默默的縮在角落,其實天還沒全暗呢,但是路邊已經開始為了生活打拼了,嘴角忍不住的上揚,我真的在過自己夢想的生活耶!不過因為位置不好,被擠到快公車站那,逛完誠品搭捷運的人完全不會經過,賣的東西也不是耳環衣裙那種閃亮系的人氣商品,一時間竟沒有人理我,瑟縮在角落吃便當有如賣火柴的小女孩。



每個購買的客人我都會拍照留念!!



不過此時旁邊的夥伴竟然像潮水一般突然退潮,「咖!咖!咖!」皮箱關上的聲音不絕於耳,然後半投擲的丟進誠品的樹叢裡。我回神過來時發現自己也已經煮碗照辦,感覺很像discovery裡的羚羊或是魚群,反正就是跟著大家躲就對,賣衣服的同行因為一大包躲不了,被條杯杯咬住了咽喉,聽說是罰NT1400,還可以沒收你擺攤的器具(像是皮箱),其實這真的很妙,因為只要把皮箱合上,身上就有了憲法的保護罩光芒,警察明明也知道你就是在賣,可是身為一個無聊的市民,拿著大皮箱在台北街頭逛街也是很合理的,沒有搜查令的話報歉你不能看我隱私喔。那如果是用長鏡頭偷拍下來呢?唉我到底在胡思亂想什麼...


還有側拍多專業哈哈!!

開始在路邊吃便當,那個moment比較像在乞討,不過開始有人上門了,馬上開始為他講解我的設計理念,因為這玩意需要講解,所以便當後來就被遺忘在地上而直接進入垃圾桶了,這也是我人生第一個沒有吃完的雞排。第一個買的是成大建築的學弟妹,輾轉還有聽過我和Fu的名字。於是人也開始變多了,感覺像是園遊會一樣,叫賣著自己的作品。其實看一個人的感就可以知道他有沒有可能會掏錢買這東西,一旦有人駐足好奇,我就會以輕鬆的口氣誘騙他「近一點看才看的清楚」接下來把設計理念與對有夢想年輕人的支持一股腦的灌輸給他,此時若是可以認同的就會支持我,還有有人沒找錢就走了。不過要買我的東西倒也不是付錢這麼簡單,因為從一開始這就是個實驗性的計畫,所以要填問卷,寫給我的話(畫),還要和我合照一張,我會再把照片寄回去給他們。我可是很認真看待這個計畫的!


人生首次賣出!!!也是一切的開始


還必須要填問券,我想天真的做消費者分析

而或許是因為我選擇的地方的關係,消費族群的年齡比我想像的還廣些,不過還是以學校相關如學生、教師等較多,或者該說是心智年齡比較年輕的人吧!也有一些很妙的插曲,像是有兩間廣告公司的創意部叫我把些作品寄給他(不過卻都沒買,嗚嗚~~)還有好心幫我找位子的石頭伯和她女兒,還有幫我買了一套呢!(他的可愛女兒Rickey在旁邊說:爸我們才剛賺到的錢ㄟ)斜對面明天16歲生日的龐克頭花生,他的貨都是去日本批的,還有詭異的老人自稱是學者,說我的畫不是真跡,會退流行,這不算藝術之類的一堆....最後的ending還是個德國人喔,我用英文努力表達著我的想法,他只是點著頭,最後買了一套。我問他在他們國家會有這種攤販嗎?他說有,不過警察主要是去抓壞人不會管這個。時間走到了凌晨12點,旁邊的攤位其實是粉領族來打工,要先回家歇息了,和大家揮手說再見的感覺很不錯,好像是放學了一樣。


還有德國朋友也來買,好像已經國際化了(自以為)

而今天雖然是低調的試賣會,還是來了六個朋友來幫忙,簡憲幫我帶了雞排便當,阿達從世貿寵物展打工完也帶了些動物磁鐵來賣,恆毅......是沒帶鑰匙。Eiko後天就要出國了卻來友情賣力叫賣,hooky帶來蠟燭當照明設備,還帶了DV來幫我拍紀錄片;佑蓁上完班還是過來看我,據說還有忍住沒來看我的朋友,因為不想打擾我「低調的試賣會。」回家後心中滿滿是感動,睡不太著,身體還是處於亢奮狀態,儘管喉嚨已經有點啞了,我的流浪插畫家之路正要起步!



最後的大合照!!地上是壞朋友帶來的蠟燭

標籤:

 

Site Meter